国家电网报:“蛟龙”过江记

发布日期: 2020-06-08 信息来源: 国家电网报

  30多年前,一条水底电缆横穿长江,将江苏南通和上海崇明电网相连。在大型施工器具不足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1987年1月,从江苏海门到上海崇明建成了穿越长江的水下110千伏电缆工程。这在当时的条件下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30多年前,施工人员是如何让这条长2607米、重122吨的电缆跨过长江、穿越江堤,又架上电杆的呢?

  通过档案照片和工程亲历者——已退休十余年、当年全程参与电缆施工的徐浩良的讲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渐渐清晰。

  筹建:两地政企携手推动

  南通海门与崇明相距1900多千米,隔长江而望。1986年年初,崇明电厂投产了1台5万千瓦机组,可以向南通提供富余电力。根据南通当时的发展和用电情况,也可以向崇明输送富余电力。若两地电网联网互通,能互为补充,有效缓解两地用电压力,提高供电可靠性。这件事受到了上海和江苏两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事关民生福祉,两地开始携手推进。

  1986年3月,南通供电局向江苏省电力工业局提交报告,申请建设青龙港至崇明的110千伏过江电缆,实现与崇明联网供电。当年5月31日,江苏省电力工业局批准建设工程。南通供电局于次月连续3次召开局办公会议,专门落实该项工程的相关计划。

  1986年11月,崇明及海门陆地的110千伏架空线路先期完成,110千伏青龙变电所扩建工程也加紧实施。当年12月,由日本日立公司加工的新型海底电缆抵达敷设地点,在上海建基601号施工船上待命。

  1987年1月7日7时10分,电缆跨江工程正式启动。

  过江:“土”装置送电缆过江

  “要把电缆送过长江绝非易事。”徐浩良回忆道。他们施放的电缆叫110千伏三相统铅包高强度充油一级防腐电缆,截面面积240平方毫米,线路全长2607米,每米重47千克,整体重量更是达122吨。

  由于重量过大,在整个施工过程中电缆必须从水面走。电缆一旦沉入江底,很快就会被江底的流沙覆盖,不仅会因摩擦而损坏,而且再想拖动就更是难上加难。

  在大型施工器具不足的情况下,施工方动了很多脑筋,最终确定用胶胎搭建临时“浮桥”,载着电缆过江。施工船敷设电缆时,作业人员把一对对中间扎了绳子的“连体”胶胎和电缆一起放下水。电缆借助一个紧挨一个胶胎的浮力,便可以轻松地从水面上“走”过去。“虽然土了点,但很实用。” 徐浩良说。

  尽管做了充足的准备,过江的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离对岸不足40米时,江面突刮强风,胶胎失去平衡,纷纷冒出水面。电缆失去浮力开始倾斜,随时都有下沉的危险。千钧一发之际,船上的施工人员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冰冷的水里,有的去捞飘走的胶胎,有的做减浮处理,使电缆微微下沉,减小江风的影响,最终化解了险情。

  冲滩:“秘密武器”显神威

  电缆过江后,接下来就是徐浩良参加的岸上施工,用行话说叫“冲滩”。

  由于电缆单位重量很大,如果按常规办法,每米需要两个人来扛。从岸上到水面有400米,需要800个劳力,显然不现实。再说,单纯靠人工也不可能把电缆拖上来。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时任南通供电局线路工区负责人李新时、陈金武、陆秉润几个人反复研究协商,设计了一套‘秘密武器’。”徐浩良说,“秘密武器”是一个能够承载电缆并可以将电缆拉上岸的装置——有两个斜面的座式滑轮。

  “电缆放在滑轮上走线,不用在岸上的淤泥里走,效率提高了很多倍。”徐浩良介绍。就这样,水面走轮胎,岸上用滑轮,在没有任何外部援助的情况下,他们借助自制的牵引机具,将“蛟龙”拉上了岸。当时两名日方专家见此情景,竖起大拇指说,中国人了不起。

  1987年1月8日16时50分,随着指挥人员的对讲机传出一声清晰的“到了”,经历了两天水上行走和陆地爬行的“蛟龙”终于到达预定位置。顿时,江滩上爆竹齐鸣,人群欢呼,共庆电缆敷设成功。

  “当时的场景太感人了:施工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有3层楼高的输送架上,传送带有节奏地向前移动,一条比碗口还粗的电缆伸出了‘龙头’,面向崇明芦苇滩,一点点向前延伸……”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徐浩良眼中放出光芒。

  联网:长江南北电力互补

  1987年3月12日,随着110千伏海崇输配电工程竣工,水下跨江电缆正式通电,南通、崇明电网开始联网运行。这条电力“动脉”将江苏与上海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110千伏海崇过江电缆的投运,也开创了长江南北电网“握手”新模式,实现电力互补,缓解了用电压力。该工程为之后的220千伏、500千伏长江大跨越,乃至1000千伏苏通GIL综合管廊建设提供了丰富的技术基础和精神基础。

  随着长江两岸经济飞速发展,原有线路已不能满足用电需求。2018年3月12日,运行了31年的110千伏海崇输配电工程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这条过江电缆已经退役了,但它在我心中的地位一直没有改变。”望着波涛滚滚的江水,徐浩良感慨万分。他的老家就在青龙港附近。每次回去,他都要去那里看看水线牌子、看看电缆构架。现在,海崇线上游不远处,是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技术水平最高的超长距离GIL创新工程——苏通GIL综合管廊工程。技术的发展,线路的更替,见证了电网的融合与发展,长江两岸在源源不断的电力保障下发展日新月异。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