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19《亮报》26版:外公的遗憾

发布日期: 2015-08-31 信息来源: 杨少玉

  常常会在夜里梦见外公,梦见他那坚强、正直、慈祥的面孔,总会让我醒来时泪流满面。 

  我的外公叫胥寿林,1919年出身于盐城便仓镇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外公生前总念叨,自己儿时,中国多灾多难、人民贫苦万分。

  1940年,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陈毅将军受党中央的命令,在江苏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年仅21岁的外公,看到家乡来了新四军,激动万分,放下锄头,对家人说要加入光荣的共产党,加入光荣的新四军。外公和我讲过,当时外曾祖母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儿呀,乱世参军,你的头颅就是系在了裤腰带子上了,你好自珍重!”

  就这样,年轻的外公加入了新四军。我小的时候,常常会问外公:“陈毅将军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威武高大?”外公总是慈祥地摸着我的脑袋告诉我,他们新兵会在连部的动员大会上偶尔见到陈毅军长,他讲起话来从容严肃,总会让大家士气大振。他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陈毅将军来到他们中间,看到外公的帽子戴歪了,便亲手将外公的帽子扶正。外公说:“记忆中最深的就是他和蔼亲和的样子。”

  1940~1945年期间,苏北地区各种势力交错,既有日军势力,又有伪军部队,矛盾重重。那个时期,苏北国民党势力消极抗日,外公跟着大部队不但要坚持抗日,还要抵抗国民党的围剿。1945年的阜宁战役就是外公参加过的一次打击日伪军的战斗,这次战役因为是在家乡打,所以他记忆特别深刻。1945年的一个午夜,新四军主力进攻城北的日伪据点,接着又在城东北角打开缺口,短短两天,阜宁的日伪军就全部肃清。之后,外公跟着大部队又乘胜占领盐阜公路的几大日伪据点,共生俘两千余人,解放阜宁县镇22个,村庄360个,给苏北日伪军很大震动。

  战争的过程中,外公经历了各种身体上的伤痛,他满口的牙齿被日本鬼子用枪柄全部砸光了。所以,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外公每天早晚都会将他上下两副假牙取下来用牙刷刷洗。当时年幼的我觉得很好奇,为什么外公的牙齿居然能拿下来?后来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外公并没有给我们子孙留下什么丰厚的物质,但他给我们留下的是比物质更珍贵的精神财富。一生戎马的外公给我树立了坚强、简朴、严谨的形象。我是在外公家长大的,印象中外公的衣服都是自己洗,他还喜欢收拾屋子,屋子里从来都是一尘不染,就像他年轻时做军人那样,被子还要叠成豆腐块。我懂事之后,他已步入老年,85岁高龄的他依然每天锻炼身体、浇花养草、操持家务。外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东西不需要太多,最简单的物质才不会让生活有负担!”现在想想,外公的这句话是多么的有哲理。

  当然,外公也不是没有遗憾,1950年前,他接到参加抗美援朝的光荣任务,但是由于正处于眼疾手术期间,错过了赴朝鲜为国效命的机会。“军人,有战却不能上战场,就是遗憾。”我想,这应该就是外公最大的遗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