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

发布日期: 2017-09-13

 

“拉萨,我们来了!”——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一

  雪域高原西藏,对生长于江南水乡、年过半百的笔者来说,是一个既神秘又神圣的地方。
  7月13日一早,作为公司对口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采访小组的领队,笔者与来自凤凰网江苏频道和江苏淮安电视台的记者及公司系统部分新闻工作者共9人在南京禄口机场汇合后,一起乘坐西藏航空TV9842次航班飞赴拉萨。
   一直以来,对于赴西藏,笔者既充满期待,更有些忐忑。期待,源于对雪域高原壮美景色的向往和切身感受西藏独特文化的愿望;忐忑,源于对自己是否会有高原反应的担心。此前,笔者在与到过西藏的朋友交谈中,得知多数人有高原反应,有的还相当严重,即使吸了氧,还常常难以入睡。
  于是,笔者听朋友意见想走铁路从青海入藏,以逐渐适应高原环境。遗憾的是,一查方知,盛夏时节,西藏空气含氧量最高,且温度适宜,是旅游旺季,青海往西藏的火车一票难求。因此,笔者一行只得坐飞机赴藏。由于目的地在拉萨,加之采访小组内年轻人多,大家有着赶快到现场工作的愿望,于是放弃了先飞海拔约2800米的林芝作短暂休整后再赴拉萨的方案,决定直接飞赴目的地。
   当天中午12点35分,飞机在西宁曹家堡机场作短暂停留。笔者走下飞机来到候机大厅后发现,头微微有点发胀,以为是前一晚休息得不太好的原因。采访小组中年龄仅小笔者一岁、具体负责影像工作的付旭峰提醒道:“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2000米,之前我带队来采访江苏省送变电公司参与的青藏联网工程施工时,有人就有比较严重的头疼现象。你的头胀应该就是高原反应。”这是笔者平生第一次到高海拔地区,这样的反应让笔者有些意外,也加重了对此次西藏之行能否完成任务的担心。
  1个多小时后,飞机从曹家堡起飞,继续飞向拉萨贡嘎机场。一路上,笔者不再多想,干脆闭目养神。迷迷糊糊中,广播中传来“收起小桌板、调直坐椅靠背”的声音,笔者睁开眼睛,觉得并无不适,于是看向飞机舷窗外,发现大多数高山上并无植被,崇山峻岭间隐约有一条河流通向远方……
  不多会儿,慢慢降高后在两座山峰中间的上空穿行的飞机调转航向,进入了一片开阔地。笔者判断应该要落地了!或许是休息了一阵的原因,此时笔者的头胀已然消失,内心十分轻松。


   16点03分,飞机平稳地降落贡嘎机场。舷窗外,湛蓝的天空中透亮、纯净。坐在舷窗边的笔者立即隔窗摄下了这一美景,并发在了朋友圈。尽管隔着几层玻璃,高原的天清气朗并未展示得淋漓尽致,但很快引发了朋友们关注,不到10分钟,就收获了50多个点赞。
  “拉萨,我们来了!”笔者在心里默默感叹道。
  因为行李随身携带,笔者率先出了机场大厅,发现腿脚有些发飘,稍稍定神后,即联系前来接机的南京供电公司远能送变电分公司副总经理、在国网江苏电力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专项帮扶组负责综合事务工作的严夏军。严夏军要笔者转告大家,不要着急,动作尽量慢些,否则会加重高原反应。
   取完行李后,大家在机场门口会合,坐上了严夏军带来的考斯特汽车。他告诉大家,到拉萨市内住宿地需1小时车程,并说了开始两天不要洗澡、动作要小等注意事项。
  这时,笔者发现车上除了采访组成员外,还有两位同志,一问才知,两位均来自南京供电公司远能送变电分公司,是作为短期帮扶人员到拉萨支援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建设的。
  严夏军介绍,坐在笔者旁边的叫吕文斌,是远能送变电线路四班班长,今年已经49岁。“这边的工程任务重、时间紧,因此,公司的迎峰度夏工程一忙完,我就赶来拉萨了。” 吕文斌说。
   “为了确保按期完成这次农网升级改造帮扶任务,除了我们专项帮扶组的10人外,江苏省公司系统具体承担主网和配网工程的市公司,都加派了临时帮扶人员,负责单体项目建设。”严夏军说。
  “现在的临时帮扶人员有多少?”笔者问。
  “有关市公司加上省公司物资部调集的人员,一共有50人左右。”严夏军回答道。
   原来,国网江苏电力有这么多人来到拉萨,支援其推进实施新一轮农网升级改造工程,比笔者出发前了解到的专项帮扶组人员数多出了四五倍!

 

“虽然困难重重,但我们信心十足”——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二

  踏上雪域高原时的兴奋、激动一过去,笔者很快就尝到了高原的“味道”——
  到达公司专项帮扶组为我们预订的圣安酒店,与帮扶组负责人、常熟市供电公司副总经理陆斌等见面并用过晚餐后,已过了21点。为尽快适应高原环境,笔者特地与同行的付旭峰沿着酒店周围的街道慢慢地走了一圈,大约2公里路程用了近1小时,而后回房间,依往常习惯上网浏览时事信息。23点一过,笔者就按照陆斌、严夏军等的提示,简单洗漱后便上床休息,但因为脑袋发胀,一夜都处于浅睡眠状态,而且中间醒了4次!
   7月14日上午10点,笔者一行按约来到公司专项帮扶组的办公地——位于拉萨市北京东路与林廓东路交叉口的国网拉萨供电公司生产营销基地,与陆斌、严夏军等商量采访计划,安排采访行程并开始采访。
   陆斌告诉笔者,公司专项帮扶组2016年11月正式组建完成并于月底进驻拉萨,10位成员来自全省10个地市供电公司,他们与拉萨公司相关人员联合组成了国网拉萨供电公司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业主项目部。陆斌担任业主项目经理,同时兼任拉萨公司副总经理,拉萨公司分管基建、物资的两位副总经理兼任业主项目副经理。
  “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涉及拉萨市所属尼木、曲水、当雄和堆龙德庆等7县(区),共有27个项目。”陆斌介绍,包括改扩建110千伏变电站8座,新增变电容量23万千伏安,新建线路76.7公里;新建35千伏变电站5座,改造5座,新增变电容量3.95万千伏安,新建线路264.6公里。10千伏及以下配网工程分为9个项目包共1235个单体项目,其中新增(改造)变压器837台,架设10千伏线路1400公里、400伏及以下低压线路1345公里,改造户表5.58万个。


  “此次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总投资达12.83亿元,而拉萨公司十二五期间110千伏及以下电网建设改造的总投资为13.88亿元,两者几乎相当,但这次的时间只有不到1年,因此任务非常艰巨!”陆斌说,由于拉萨公司供电规模不大、员工少,加上有正常生产建设任务,因此,新一轮农网升级改造工程由公司专项帮扶组具体组织实施,拉萨公司除派1人协助帮扶组物资负责人季彬开展供应协调、台账登记外,另派4位新员工参与,目的是学习锻炼。
  据介绍,为明确责任,确保工程务期必成,帮扶组将项目分为主网和配网两块,分别由常州供电公司建设部副主任范建中和无锡供电公司发展策划部副主任惠峻负总责。其中,18项主网工程按项目划分,分别由南京、淮安、常州、扬州、无锡等5个市供电公司负责;9个配网项目包任务则按地域划分,分别由南京、苏州、无锡、泰州、徐州、连云港、扬州等7个市供电公司承担。
  “去年11月我们进藏时,除林周、堆龙、达孜3项110千伏变电站的土建已开工外,其他项目均在施工设计阶段,只能通过初步设计图纸以及审查意见了解工程状况。同时,物资工作还处于招标阶段,帮扶组需要和西藏电力物资公司及拉萨公司物资部做好衔接配合工作。”范建中说,因此,大家顾不上高原反应,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进入了基本没有周六周日、平日难以晚上六点半准时下班而常到九十点钟才收工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帮扶组面临的首要困难就是时间紧、任务重,大家只能加班加点。”陆斌说,“拉萨市区的平均海拔约3650米,但110千伏纳木错、尼木等工程在5000米左右的高海拔地区,到现场工作,高原反应大。这是我们面临的又一个困难。此外,由于西藏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总投资达119亿元,牵涉到的物资供应量大且集中,而其运输线又长,因此物资供应成为到西藏帮扶的所有省电力公司面临的一大困难。”
  “你们来之前的一个月,拉萨几乎天天下雨。前几天的一场大雨还冲垮了道路,对工程物资运输和架线施工带来了比较大的影响。”惠峻补充道。
  “实际工作中,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负责5项主网工程的扬州供电公司输电工程公司工程部副主任姚志远介绍,共有7家设计院、8家施工单位和5家监理公司参与了18项主网工程建设。今年2月后,随着工程的推进,三大问题日益凸显:一是设计文件中存在大量问题;二是不仅施工点多面广,而且施工队伍技术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三是监理人员配备不足,部分监理单位经常无人在现场监理。
  姚志远说:“参与工程设计的不少是刚刚毕业的年轻人,没有电网运行可靠性的概念,例如纳木错输变电工程,如果按图施工将导致那曲2座110千伏变电站全停10天。这显然行不通。”为此,公司帮扶人员必须事先研究设计资料并会同设计人员调整设计方案,经常深入施工现场,督促并加强对工程施工安全、进度和质量的全过程管理。


  “我们得到了公司全方位的支持。”陆斌告诉笔者,公司物资部很快就专门组建支援团队催办物资供应并派人驻业主项目部进行现场协调,各有关供电公司则纷纷加派技术和管理人员来拉萨增援。
  “截至昨天,8座110千伏变电站土建工程完成约90%,110千伏贡嘎变更换2台主变及10千伏开关柜、达孜变新增主变、林旁变更换2号主变等工程已完成,233基110千伏线路铁塔的基础浇筑完成约73%;10项35千伏输变电工程中的7个变电站已进入电气安装阶段,629基线路铁塔的基础浇筑完成约84%,铁塔组立完成33%;10千伏及以下配网工程,总体进度在西藏全部7个地市中居领先地位,其中,中心村项目已竣工投运11个,10千伏及以下项目已竣工投运32个。”7月19日,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调研汇报会上,嘴唇上起着泡的陆斌向专程前来调研并现场协调解决存在问题的公司副总经理陈庆一行汇报道。
  “帮助拉萨公司安全优质高效完成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是国家电网公司党组交给我们江苏公司的一项政治任务。”陈庆说。
  “虽然困难重重,但我们信心十足,一定保质保量按期完成,向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献礼!”陆斌表示。

 

“选择到岗巴,我不后悔”——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三   

  一张黝黑的脸,一副壮实的身躯,有着长期在离太阳最近地方生活的年轻藏民的外貌特质。
   这是公司赴国网西藏电力代管县岗巴对口帮扶的徐州供电公司所属睢宁县公司财务部副主任龚超给笔者的第一印象。
  7月14日下午5点,笔者在采访过拉萨新一轮农网升级改造工程公司专项帮扶组的两位同志后,来到采访组成员之一的江苏淮安电视台记者邵帅的房间,遇到了在西藏开展常规帮扶、出任国网西藏电力安全监察质量部专职的国网江苏检修公司淮安运维分部的吴自同。他告诉笔者,最近参加全区安全监察巡视,刚回到拉萨。这一趟跑得挺累,到了日喀则、那曲等地,这些地方的海拔都在4500米以上,远高于拉萨。“在日喀则市岗巴县供电公司,还有我们徐州供电公司的3位同志对口帮扶,那里的条件非常艰苦。”吴自同说。
  “能详细说说吗?”笔者问。
   “你还是当面采访吧。现在就有1位叫龚超的,在拉萨参加国网西藏电力举办的培训。” 吴自同回答。
   笔者当即请其联系龚超。晚饭后,龚超如约来到笔者房间。


    龚超告诉笔者,1984年出生的他,2007年常州工学院财会专业毕业后到睢宁县供电公司工作,至今已10年,妻子在徐州工商银行上班,儿子已4周岁,暑假过后上幼儿园中班。
  “以前援藏一般只要技术人员,没想到这次人力资源、财务专业也有名额。因此,得到有援藏任务的消息后,本着锻炼自己、提升能力的目的,我就报了名并如愿成为公司对口帮扶队伍中的一员。”龚超说,“根据统一安排,我们于4月18日到达拉萨,原计划在拉萨适应一下,但我们急着与已在岗巴帮扶1年的徐州供电公司4位同事交接,第二天就赶到日喀则,转道去了岗巴。” 
  “两巴一嘎,谁去谁傻”。这是西藏日喀则地区广泛流传的一句话。岗巴就是其中的两巴之一。此话的意思既包含着当地自然状况的恶劣,也暗示着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的艰苦。


  岗巴县地处藏南谷地,在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的北麓,属喜马拉雅山高山地貌,平均海拔高达4700米,比日喀则市区平均高出近800米,边境线长达97公里。这里属高原温带半干旱季风气候区,年平均气温只有1.5℃,其中,冬季寒冷干燥、季风频繁,最冷的1月,平均气温零下8℃,最低零下20℃左右。
  恶劣的气候条件很快就给了龚超一个下马威:当天就流了鼻血;好一段时间内,每天早晨起床后发现,鼻子里有血块;平常,走路稍快些就喘得厉害;时至今日,基本每天凌晨二三点钟都会醒一次。
  不仅如此,生活上的不便和沟通上的困难还让龚超产生了不小的心理压力:由于冬季寒冷时室外水管容易断裂,所住的援藏人员安置房没有水,只能到距住处约200米远的地方提,用来烧成热水或打扫卫生;没有4G手机信号,3G信号也不好,与家人特别是孩子正联系时常莫明其妙地掉线;作为国网西藏电力的代管企业,岗巴县供电有限公司共有30多名员工,服务着全县约1万人口,除江苏3名援藏人员外,都为藏族,有时语言上沟通困难。
  “如今,我不仅有一份不错的收入,来西藏后公司领导还常到家中慰问,而且父母身体挺好,能够帮忙照顾小家,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因此,有责任有义务克服困难,出色地完成帮扶任务。”担任岗巴县供电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主任,承担着办公室、人力资源、财务等综合事务的龚超将压力变为了工作的动力。
  “来西藏3个月时间,已经有了不小的收获:接触了很多人,学到了不少东西,最重要的是打开了眼界,锻炼了自己,提升了工作能力。因此,选择到岗巴,我不后悔!”龚超说。
  因为时间关系,笔者未能采访和龚超一同来自徐州供电公司并一起到岗巴帮扶的张修善、钱成两位同志,但在7月17日上午赶到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本部,采访了去年6月挂职担任国网西藏电力运检部副主任的江苏淮安供电公司副总经理漆炜之。
  当笔者谈到采访龚超的情况时,漆炜之说:“西藏工作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是普遍的。出了拉萨,几个方向的海拔都是5000米;到了冬季,不是冰雪覆盖,就是一片黄土。而整个国网西藏电力只有约4500名员工,因为售电量小、成本费用预算少,没有钱将业务外包,只能自己干,而且常常一人要干二三个人的事,因此工作非常辛苦。”
  漆炜之介绍,其所在的国网西藏电力运检部目前有在岗专责10个,缺编达7个。以刚刚完成的林周旁多水电站送电那曲夏玛变电站的110千伏旁夏线抢修为例,7月10日下午正开着会,得到旁夏线水电站边泄洪通道内的2号铁塔塔基被洪水掏空随时有倒塌危险的消息,他和安监等部门负责人在国网西藏电力副总经理杜金水的带领下,冒雨直奔现场,在确定处置方案并完成第一阶段处置任务后,已是午夜。由于附近没有一处可住,加之衣服、充电器等未带,浑身湿透的他们只得赶回,到达拉萨已是11日凌晨3点半。当天开完晨会后,他们又于10点出发赶往现场组织抢修!
  与龚超等为期1年半的对口援藏不同,漆炜之到西藏属挂职锻炼,时间为两年。“这两年锤炼,将成为我这一生的宝贵财富!”漆炜之表示。

十多年前室友在拉萨相聚——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四

  13年前,两位江苏毛头小伙北漂到了首都北京,求学期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13年后的今天,这对大学毕业时就已分开的兄弟,又藏漂到了一起。这听起来有点像小说剧本的故事,却真实地发生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建设之中。
  2004年9月,老家在江苏靖江的周宪和江苏宜兴的周宇宸一同考入了北京的华北电力大学电力系,不但被分配在同一个班级,还被分在了同一个宿舍,而且是上下铺。作为江苏老乡,两人自然很快就熟络了起来,每天一起上课、一起打饭,一起聊家乡、逛京郊、话未来,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
  美好的4年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2008年夏天,周宪毕业回到家乡进入了泰州供电公司工作,周宇宸则到了无锡宜兴市供电公司上班。巧的是,两人从事的工作都跟配电网相关。大学毕业后,兄弟俩虽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都经历了恋爱、结婚这件人生大事,先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如今,周宪的孩子已经5岁,周宇宸也有了个3岁的小孩,因此,除了工作,家庭的担子也不轻。于是,兄弟俩除一起参加国网江苏电力组织的高级工、技师等培训外,平时难得能见上一面。
  然而,无巧不成书。随着2016~2017年度西藏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的开展,任职于泰州供电公司经济技术研究所的周宪被选拔为国网江苏电力对口支援拉萨的专项帮扶人员,今年春节一过,便来到拉萨,成为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业主项目部的一员,具体负责达孜县的农网改造升级工作。4个多月后的6月28日,他当年的上铺兄弟、如今已在宜兴市供电公司从事了7年多配网工作的周宇宸竟被无锡供电公司选为临时帮扶人员,来到拉萨参与帮扶工作。更巧的是,周宇宸的帮扶地也是达孜,担任现场项目经理,周宪则是整个达孜县配网改造升级工程的总负责人,两人成了工作上的搭档。
  7月18日下午,笔者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业主项目部见到了正在同一办公室中埋头工作的兄弟俩。
  “今天你们俩都在,没有去现场呵?”笔者问。
  “到项目现场督查、协调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审核施工、竣工图纸,整理工程资料,协调物资供应等,都要在办公室完成。”周宪回答说。
  “你们兄弟俩在拉萨再相聚之事,我是从周宪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信息中获得的。你俩真有缘分呵!”笔者感叹道。
  “是的,我俩的缘分深。不过,这个缘分也有争取的成分。”周宪介绍,入选国网江苏电力对口支援拉萨专项帮扶组后,马上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周宇宸,并动员他有机会也到拉萨帮扶,周宇宸当即表示“行呵”。
  机会很快来临。由于帮扶任务繁重,国网江苏电力决定增派临时帮扶人员支援,并由无锡供电公司负责达孜县配网工程的改造升级,早已有意的周宇宸如愿成为无锡供电公司临时帮扶人员,担任现场项目经理,成了周宪的工作伙伴。
   “两人在一起工作,有什么感觉?”笔者问。
  “两个人知根知底,相比其他人,工作上的配合更加密切。”周宇宸说。
  “像是多了一个亲人,工作中互相信任,生活中互相关心。”周宪感慨道,“我俩从十八九岁的愣头青时成为同学、室友、上下铺兄弟,如今在雪域高原达孜再次相遇,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共同奋斗的机会,将为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贡献各自的全部力量。”

一个南通如东小伙的婚事——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五

  在公司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专项帮扶组,有位来自南通如东的小伙子郭鹏,他的婚事牵动了不少人的心。7月19日上午,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调研汇报会上,国网西藏电力党组成员、拉萨供电公司总经理龚东昌对未能践约到如东参加其婚礼向他致歉。
  出生于1989年的郭鹏,2014年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入职国网如东县供电公司运检部。“去年9月,看到我们南通供电公司总工程师在工作群里说,要派人去援藏,时间大概半年。一开始,我并没想到去报名。后来,我们运检部主任又在部门群里转发了这个信息,我想可以试试,趁着年轻到西藏去见识、锻炼一番。”郭鹏说,“然后,与家人和女朋友商量。他们都表示,半年时间可以接受,去援藏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于是我报了名并被选上了。”
  2016年10月,郭鹏作为公司对口援藏前期工作小组的一员来到拉萨摸底调研,了解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的具体工作内容和进度,并据此编写项目组组建框架、编排工程建设计划。
  为期一周的摸底调研结束后,国家电网也确定了援藏时间:从2017年4月起,到2018年10月结束。比原来预计的时间长了整整一年多!这让郭鹏有些意外,更让他犯了难——
  女友小潘在如东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两人的父亲是战友。尽管他和小潘的龙凤胎哥哥是初中同学,但因为在外地上大学、毕业后才回到如东,两人并无交往。两人的相识是两个爸爸碰到一起,聊起孩子情况后安排的。双方已经交往一年多,有了相当好的感情。但是,这次到雪域高原要那么长时间,怎么向女友开口?
  “没办法,再难开口也得说呵。”郭鹏说,“得知确切援藏时间的当晚,我就告诉了小潘。她听后一下就懵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她说,理解我要出去闯闯的心态,但要1年半时间,太长了。”
  郭鹏的家人知道后也觉得时间太长,要去这么久,得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我耐心地和女友沟通,做女友工作,并说了在正式赴西藏前结婚的想法。”郭鹏介绍,“这一想法得到了两边家长的支持。然后,两家一起商量,定下了结婚这件大事。”

  于是,按照当地习俗,郭鹏和小潘于去年11月11日订了婚,18日领了结婚证,因为时间仓促,一时订不到酒店,最终确定今年5月13日举行婚礼。
  “五一劳动节那天,龚总来帮扶组看望大家,领导提到我5月10日要回家结婚,龚总说恰好计划那段时间去江苏,于是和他有了一个去如东参加我婚礼的约定。”郭鹏告诉记者,最后龚东昌因拉萨有事没去江苏,也就未能践约,于是便有了龚东昌向郭鹏致歉一事。
  “结婚后,两家大人都说援藏回来身体还要调整,而且我老婆的年龄也不小了,要我们先把孩子要了。”郭鹏兴奋地说,“我记得很清楚,是情人节那天出发来拉萨的。3月份的时候,老婆就告诉我怀孕了。我当时特别兴奋,因为工程结束的时候,孩子正好出生。”
  郭鹏告诉记者,正式进驻拉萨后,他担任堆龙德庆区配网项目的经理,负责“古荣乡、羊达乡等中低压配电工程”,同时兼任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业主项目部配网组的物资管理工作。得益于具体承担堆龙德庆区配网项目建设管理任务的扬州供电公司同事的大力支持,目前项目进展顺利,质量、进度靠前,并处于可控在控状态。
  “我老婆现在怀孕,其实我心里挺担心的。虽然她有我爸爸妈妈在身边照顾,肯定比我照顾得好,但不在身边,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对于妻子怀孕,自己不能在身边照顾,郭鹏满怀歉疚,“现在,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我就通过视频和她聊天,问问她一天的情况。要是她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就逗她高兴,视频的时候也会让她把手机贴着肚子,由我来和孩子说一会话。她看我经常夜里工作得很晚,周六周日还在现场跑,就常叮嘱我早点睡觉,在拉萨要多买水果吃。有时候工作上有烦心事,我就和她说,她也帮我出主意,还安慰我。我们现在共同的目标就是把工程按期保质保量地干好,然后回家陪她进产房,生个健康的宝宝。” 

“我们一刻也离不开电”——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六

  坐在沙发上的旺久,显得有些佝偻,宽大的牛皮毡帽下,一张布满褶皱的脸藏在帽檐的阴影里,尘土钻进那些干裂的缝隙中,让整张脸深邃得犹如一张版画。
  旺久是拉萨市墨竹工卡县工卡镇塔巴村四组组长,今年58岁。7月15日15时许,这位县委县政府表彰的“蔬菜种植能手”、国家科技部和财政部命名的“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带头人”,紧紧握住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公司专项帮扶组配网负责人惠峻的手,诉说着他在用电上的烦恼。
  旺久有两个用电方面的烦恼,一个是总也不太稳定的电压,另一个是线路损耗摊到每家每户头上后不低的用电价格。在旺久的眼中,这群不远千里前来援藏的江苏电力人,正是帮他解除烦恼的人。
  旺久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山向记者介绍,从前他和家人就住在这个山上,稀缺的电力只能供他们家点起一盏昏黄的电灯。2006年,在政府的支持帮助下,旺久和其他的藏族同胞一样从山上搬了下来,迎接他的是一座新建的村庄,还有相对充足的电力带来的那未曾经历过的“现代生活”。
  从早上一睁眼一直到晚上熄灯睡觉,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烧水打酥油茶,如今都用上了电,种植蔬菜大棚更离不开电。藏族同胞们的生活早已被电改变!
  “现在我们一刻也离不开电!”旺久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用生涩的汉语补了一句:“没有电就不习惯了!”

  笔者在旺久家二楼的一间房子里看到,电视机、电饭煲、饮水机、电水壶、冰柜、消毒柜和电磁炉等家电一应俱全,客厅里的一台电视机还连着一台上海康得电器有限公司生产的全自动延时稳压保护器。
  旺久打开稳压器开关,而后打开了电视机。“随着添置的家用电器越来越多,我们的用电需求越来越大,越来越觉得通到家里的电线细了。”旺久说。充沛、稳定的电力供应已经成了这些早已离不开电的藏族同胞最迫切的诉求。塔巴村里随处可见的,用来祈愿的五色经幡,仿佛也在迎风诉说着藏族村民们的这一愿望。
  西藏自治区地形复杂多样,有高峻逶迤的山脉,陡峭深切的沟峡以及冰川、裸石、戈壁,基础设施建设难度很大。目前,墨竹工卡县只有4个变电站、12条10千伏输电线,每条线路的长度都超过100公里。长距离输电,线路损耗大、电压下降多,导致了藏民家中的电压低和电压不稳定。
  随着村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塔巴村里越来越多的二层小楼拔地而起,“楼高了,杆低了”的问题让远道而来的江苏电力人更感到担忧。
  “很多电线都跨房子,在房顶上伸手就能摸得到,人一不小心就会触电,特别是下雨天,很危险。”指着从村民屋顶上交错而过的电线,惠峻忧心地说。
  除了电压不稳、线路安全隐患较大外,“居高不下的电价”一直让旺久“头疼”不已。
  作为村民小组长,旺久的任务之一是收电费。可谈起向村民收电费,旺久总觉得有点尴尬和无奈。
  墨竹工卡县供电公司是国网西藏电力的代管县公司,这里与内地大多数地方不同,还没有实施抄表收费到户,每个村民小组有一块总电表,以此为收费单元,统一收取后交给供电公司。而塔巴村的电力线路还是十多年前兴建时布设的老旧线路,本身的损耗大,还存在着漏电现象,这些“电损”自然要摊到每户人家的头上。
  摊电损意味着每家每户都要额外多交费用,加上村子里常见的“私拉乱接”现象,塔巴村村民的用电价格不是上级核定的0.54元/千瓦时,而是在0.6~0.7元/千瓦时,最高时甚至达到1元/千瓦时。
  “说好五毛四一度电,为什么收我六七毛?凭什么要我交那么多钱?”“我为什么要和大家一起摊线损?”面对乡亲们的诘问和不理解,旺久常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随着近期一根根崭新的12米高电杆相继矗立,塔巴村迎来了村民们盼望的“电力改造升级工程”。
  今年4月,塔巴村的新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全面铺开。“按照工程规划,塔巴村的电杆高度由原来的8米升高到12米、裸导线全部换成绝缘导线、变压器容量增大、每家每户都将装上智能电表,实施电费计量标准化,摊线损将不复存在。”惠峻说,以该村四组为例,117户人家原来用两台100千伏安容量的配电变压器,马上全部更换为400千伏安,增加容量3倍。
  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后,藏民们的用电将更安心,安全更放心,不仅能够用上大功率的取暖电器,而且电价还会降下来。听说了这些,旺久咧开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代表村里的人感谢政府,感谢你们!”旺久用力握了握惠峻的手说。 

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七

  一面是险峻的山崖,一面是湍急的拉萨河。这是7月15日下午,笔者坐车赶往墨竹工卡县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扎雪乡施工工地现场采访时看到的景象。
  汽车在山崖边弯弯曲曲的道路上行驶,时常让笔者有一种会冲进河里的感觉,好在司机师傅的驾驶技术了得,每每均有惊无险。但在行驶了约1小时后,前行的道路已被冲塌,汽车不得不走上用石子临时铺就的小路,犹如一条小船在起了大风的河面上剧烈地颠簸前行,经过只够一台汽车通过的狭窄老桥后,才回到原来行驶的道路上。
  “快要到工地了。”同行的公司专项帮扶组配网负责人惠峻说,“这段路是前几个天下大雨时被湍急的河水冲塌的。”
  惠峻告诉笔者,墨竹工卡县由南京市对口帮扶,因此,为了方便工作对接,公司专项帮扶组将该县配电网的改造升级帮扶任务交给了南京供电公司。
  现场项目经理、来自南京远能送变电公司栖霞分公司的马定辉介绍,该项目名称为10千伏唐热线换杆换线工程,具体任务是更换12公里长的尼玛江热乡至扎雪乡这段线路和电杆,包括将10千伏主线路的电杆由8米高换成12米高,将截面积70平方毫米的导线换为120平方毫米导线,由此大大提升覆盖5个村、247个村民小组的该段线路的供电能力和安全可靠性。 

  说话间,车子停在了一个配网建设工地。路边停放着一台运送物资的车,距路面近100米高的山崖上,有4位工人分别在一基10千伏电杆的顶部和电杆下的山崖上忙碌。怎么只有4个人施工?笔者正生疑时,刚好绕过一个到西藏后随处可见的白塔,一幅电力施工图呈现在了眼前:在近1公里的范围内,有4组人员分别在4基电杆的顶部和杆基处的山崖上紧张作业着……
  据介绍,这是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配网项目中施工难度最大的工程之一。        施工现场自然环境恶劣,在仅有几米宽的道路两侧,一侧是河,另一侧是陡峭的山崖,大型工程机械无法直接在约100米高的山崖上施展“身手”,只能靠人工作业。当地天气变化无常,时常下雨甚至下雪,道路已多次被雨水冲毁。“前段时间几乎天天下雨,为此施工常常被中断。今天运气好,没下雨!”马定辉说。
  “我们今天的作业是对线路的38~44号杆间的7基电杆和800米线路实施停电换杆和换线。”承担工程具体施工任务的重庆电建项目部施工四组负责人李志林介绍,整个工程需更换电杆190基,新电杆一般立在老电杆旁边,因此从保障安全施工和村民用电出发,不仅需将部分电杆的更换安排在停电后进行,而且是早上实施停电开始施工、当天必须结束工作并送电。“今天的施工已进入收尾阶段,后面还有50基电杆需要停电组立。” 
  “时间太紧张了,这条线路的停电施工只排了8天工期。为了增加有效施工时间,保障施工安全、质量和进度,马定辉等现场项目经理就住在施工项目部,停电施工时每天早出晚归,在工地现场做好与县供电公司相关部门的停送电申请和衔接工作;平时也几乎天天泡在工地上,开展督查、巡视,随时协调解决施工中遇到的政策处理问题。”惠峻告诉笔者。
  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天上刚刚还晴空万里,突然间乌云骤起,刮起了“妖风”。一块块小石头纷纷从山崖上施工作业人员的脚下滚落到路上,让人心惊肉跳。
  然而,气候条件的恶劣还不是惠峻、马定辉等遇到的最难事。该工程中包含着为位于海拔4900多米山上、只有一位喇嘛的塔杰寺架设5公里长10千伏专线的项目,需组立电杆30多基,不仅铲车、挖掘机等施工机械无法用上,而且施工人员空手爬到山上寺庙处就要2个小时,那里的温度还比山下整整低了6℃!
  “我们将和来自国网江苏电力的马定辉等墨竹工卡县配网项目人员密切配合,千方百计克服困难,用智慧和力量建好这条通往山巅塔杰寺的‘电力天路’。”李志林表示。

马帮运输队,摔死7匹摔伤了6匹马——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八

  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配网项目施工条件的艰苦和恶劣,已让刚到西藏就赴配网施工现场的笔者有了切身感受。然而,随后采访了解到的主网项目施工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更让笔者大吃了一惊。
  7月16日清晨6点50分,拉萨城刚刚从夜幕中醒来,笔者一行就和公司专项帮扶组物资工作和主网工程淮安项目部负责人季彬一道,赶往拉萨境内平均海拔最高并距拉萨最远的当雄县采访。
  在公司帮扶组,季彬还兼管施工安全。当天,他的工作任务是到110千伏当雄变电站改造和纳木错变电站扩建工程现场了解工程进展,以便协调物资供应,同时检查施工质量和现场安全作业情况。
  因为多数地段实施区间限速,车子不得不经常停下来等待。笔者一行赶到由淮安供电公司负责的110千伏当雄变电站改造工地已经11点。
  据负责工程施工的国网西藏电建施工项目经理龚海波介绍,该工程主要将原容量分别为8000和1万千伏安的1、2号主变压器全部更换为3.15万千伏安新主变,可大大提升供电能力和可靠性,目前1号主变更换已完成,正在国网西藏电科院3位专家主持下进行调试。季彬随即进入工作状态,询问工作进展,交代安全注意事项。

  “试验人员昨天10点就到了现场,但做试验要有电源,这里原来的试验电源容量太小。”盯在现场的淮安供电公司临时帮扶人员朱超告诉记者,“我们动脑筋、想办法,最后启用一台长期处于备用状态的所用变压器才解决了问题,接好电源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据介绍,做好相关准备后,试验从下午6点正式开始。然而,不到1个小时,天空就下起了雨并伴随着大风,试验被迫中断,只得改到16日上午进行。
  “高原天气变化快,这样被迫改变施工作业计划是常事。”龚海波说,“这里海拔还高,不少工地的物资运输不得不靠马帮,马也常常被累得生病,施工作业困难重重。不过,我们这里的施工条件还不算最坏,听说尼木县的一个主网工程,运输材料的马都扛不住,有3匹累倒病死、6匹在运输中失足摔死。” 
  笔者了解到,尼木县主网工程项目包括110千伏塔荣变电站扩建及新建220千伏色麦变电站至塔荣变电站的110千伏线路工程,由南京供电公司负责。于是,两天后的下午,笔者就此专门向公司帮扶组综合事务工作和主网工程南京项目部负责人严夏军作了采访求证。

  他介绍,由220千伏色麦变电站出一单回110千伏架空线路,接入110千伏塔荣变电站,全长约44公里,共需新建铁塔128基,其中耐张塔45基、直线塔83基,铁塔基础型式为板式基础、掏挖基础和人工挖孔桩基础;共跨越公路5处,跨越河流26处,跨越220千伏线路3处、35千伏线路14处、10千伏线路12处,跨越通讯线26处;线路所经之处平均海拔约3800米,其中4200米左右、施工难度大的部分约占50%,运送物资最高要到海拔5000米处,由汽车运至公路边再由马帮运到作业现场的距离达3公里。
  “尼木工程施工环境复杂、作业难度前所未有,施工工地的山坡坡度基本成70度,工程物资需要依靠马帮和自建的索道运上山去。山上原本是没有路的,硬是靠马蹄踩出了一条路。截至目前,马帮运输队运送物资过程中,已经摔死7匹摔伤了6匹马。”严夏军说。
  由此可见,艰难的建设场景,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中,是一种“常态”。 

登上海拔5430米的山顶塔基平台——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九

  “这是全国风景最美的变电站!”7月16日16点15分,在念青唐古拉山脉那根拉山口边崎岖的山路上,已经气喘吁吁的公司对口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采访小组成员、江苏淮安电视台记者邵帅,望着不远处的圣湖纳木错和110千伏纳木错变电站,感慨道。
  当天,笔者一行在采访完110千伏当雄变电站、匆匆用过午餐后,便按计划向纳木错变电站进发。一路上,司机师傅提醒我们,一会儿要经过那根拉山口,海拔5190米,可能会有比较大的高原反应,因此大家务必注意,动作要慢,感觉呼吸困难就不要下车,最好能吸一点事先准备的氧。

  那根拉山口是跨过念青唐古拉山脉去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错的必经之地。15点,笔者一行到达这里,只见山口的玛尼堆上挂满了经幡,一块标注着海拔高度的巨石上,刻着“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见面”这首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错的情诗,向经此到圣湖纳木错朝圣的教徒和旅游的人们,讲述着念青唐古拉和妻子纳木错的美丽传说。
  放眼望去,左前方不远处就是碧蓝碧蓝的纳木错。这里的风很大,笔者一行稍作停留便来到山口下5130米处堆放着水泥和砂石的地方,拍摄正为电网建设工地装运这些材料的马帮运输队,而后赶到位于纳木湖乡的110千伏纳木错变电站扩建现场采访。
  16点不到,笔者一行回到那根拉山口下,准备完成当天的最后一项采访任务:爬上山口边一个海拔5430米高的山顶,采访当雄变电站连接纳木错变电站的110千伏当错二线N85号铁塔基础的施工情况。

  刚爬一会儿,向山顶工地上运送施工材料的马队迎面从山上下来。笔者随即用相机拍摄记录,并把随后赶上来的公司专项帮扶组的季彬一并摄入了镜头。
  然而,山路崎岖,本就头脑有点昏胀、身体有些发飘的笔者,在转过了一道山梁后,脚下不时地打滑,并有点上气接不了下气。“大家好像都没跟上来。可能高反比较厉害,要不你们就不上去了吧?我们上去看看,然后拍些照片给你们。”看到笔者如此状况,已经走在笔者前头的季彬说。
  “好吧,你先上,我先休息一下,缓一缓。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这样了。”笔者抱歉地对季彬说。
  稍稍休息后,笔者觉得轻松了不少,便继续前行。尽管山路越来越难走,脚下还常有些不稳,但气喘得比先前平和了不少,于是咬紧牙关坚持着,不停地向上攀登……

  经1个多小时的努力,17点整,笔者终于爬上了山顶处5430米高的110千伏当错二线N85号铁塔基础施工平台。
  据负责110千伏纳木错变电站扩建和当错二线N59~N104号铁塔施工的西藏电建施工项目部施工二队队长唐建全介绍,N85号铁塔基础开挖工作已经进行了1个多月,很快就会完成,进入钢筋绑扎、混凝土浇筑阶段,因此,现在已经开始雇马帮运输钢筋、砂石和水泥等材料。
  “岩石太硬,开挖难度太大。”分包土建施工的贵州黔圣公司现场施工人员王德文抱怨道,“我们这里的两台空压机每天要烧3桶油,而软一点的地方只要烧1桶油。这里每天只能挖15厘米深,1个多月下来,只挖了5米深,钻头倒是用坏了100多个。”
   “上山太难。刚开始时,天气寒冷,还不时下着雨雪,也没有路,我们的施工人员背着工具上一趟山需要4个小时。因此,为增加有效工作时间,加快施工进度,我们的施工人员就就住在了山上,分组轮流作业。”贵州黔圣公司现场施工负责人彭磊说,“这里的塔基要挖5.5米深,现在已经挖了5米,进度还可以。”

  随后,彭磊指着另一处山头上的一座110千伏铁塔说:“要在那座铁塔不远处建设当错二线N84号铁塔,那里的地质条件更复杂、岩石更硬,按设计要挖7米深,虽然比这基塔的基础先挖,但到目前为止只挖了3.5米!”
  听完介绍,季彬和唐建全、彭磊等一起,检查了铁塔基础的开挖质量、施工作业安全情况,并商量了下一步的物资供应、工作进度安排等,还与笔者及现场施工人员一起留下了珍贵的工地合影。
  在山顶塔基平台忙碌40分钟后,笔者和随后赶到山顶的采访小组成员黄蕾与季彬等一起启程下山。
  18点07分,笔者一行回到那根拉山口下,结束了当天的采访行程,坐上汽车赶回拉萨。 

自治区主席做了批示——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十

  一项按常规难以完成且临时“加塞”的精准扶贫配套供电工程,在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的精心协调和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保质保量按期竣工送电,得到了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齐扎拉的批示表扬。这是7月19日笔者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公司帮扶组采访时获得的消息。
  该工程全称为“羊八井精准扶贫风湿患者集中搬迁安置点配套供电工程”,位于沿青藏线距拉萨约90公里的当雄县羊八井镇。在海拔4300米的羊八井盆地上,地热资源非常丰富,建有我国目前最大的地热试验基地——羊八井地热电厂,这也是当今世界唯一利用中温浅层热储资源进行工业性发电的电厂。
  作为西藏自治区重点扶贫工程项目的羊八井精准扶贫风湿患者集中搬迁安置点,就位于羊八井地热电厂以南约800米处,拟建500户,计划分三期建设,一、二期各安置住户150户,三期安置住户200户及相关配套设施。
  按照西藏自治区政府要求,该工程一期必须在6月底前通电,具备入住条件。然而,负责该工程建设的拉萨市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事先未与供电企业沟通,致使该工程配套供电工程未纳入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项目,因此,项目和资金一时难以落实。 

  齐扎拉主席高度重视,6月10日指示国网西藏电力全力支持,做好配套供电工程建设,并明确要求6月底前完成。
  接到指示后,国网西藏电力“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立即组织有关部门和单位认真研究、制定方案,并于当天安排专人与拉萨市城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衔接,下午就组织相关专业人员赴现场查勘,初步确定供电方案;次日会同有关方面开会协调,考虑工程的重要性及时间的紧迫性,决定利用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项目资源来保障工程顺利实施。
  于是,这一任务落到了公司帮扶组的头上。据帮扶组负责人陆斌介绍,6月12日,帮扶组接到了任务,面对时间紧、任务重的困难,当天就紧急协调中国能建江苏省电力设计院与拉萨建筑设计单位联系沟通,重新计算小区的预测负荷,确定小区供电设备,并结合库存物资情况,对设计材料进行调整。6月15日,安置点电力供应设计方案审查确定,明确新建4千米架空线,1台环网箱及2台箱变的建设规模,投资概算约330万元。
   帮扶组随即梳理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业主项目部现有物资的清单,并由国网西藏电力在系统内紧急调配,使安置点配套供电工程所需物资于6月16日全部到位,顺利解决了在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中一直受困扰的物资供应“老大难”问题。
  与此同时,施工人员分为3个小组,全面展开施工作业。帮扶组按照6月30日投产的目标倒排施工计划,并建立每天工作进展汇报制度;配网工程总负责人惠峻、当雄项目经理宋珉杰每天天一亮就从拉萨出发,坐近2小时车(两地相距虽只有约90公里,但其中多处区间限速)赶到工地现场督查、协调,晚上8点多才踏上返程;来自江苏连云港供电公司的临时帮扶人员武康、季喆等,干脆住在了当雄施工项目部,始终在现场跟踪作业进程。

  “这是西藏自治区政府实施的精准扶贫工程,工期和质量都很关键,因此,我们必须时刻在现场紧盯,为的就是在施工期间监管到位,并及时协调处理施工中出现的问题。”宋珉杰说。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各方共同努力、全力保障下,安置点一期配套供电工程79基电杆的组立完成只用了3天,4公里线路的放线、紧线仅用了2天,整个工程按要求于6月30日12点55分竣工投运。帮扶组从接到任务起到成功送电,只用了短短的18天时间!而按常规,这样的接电工程,即使在江苏,也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
  对此,齐扎拉主席在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当天呈送的《关于羊八井精准扶贫风湿患者集中搬迁安置点项目完成配套供电事宜的报告》上做出批示,认为做得很好,称赞国网西藏电力克服困难,为贫困人口搬迁、为精准脱贫工作奋斗的精神值得充分肯定,希望继续努力。
  “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在当雄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以及精准扶贫易地搬迁电力改造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来对口援藏的同志们发扬老西藏精神,在高原缺氧情况下,缺氧不缺精神,积极与我们地方党委政府对接,圆满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我代表当雄县委、县人民政府表示衷心的感谢。”当雄县委副书记、县长其美次仁说。

“我们机场用电没受任何影响”——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十一

  “110千伏贡嘎变电站改扩建期间,我们机场用电没受任何影响!”7月18日上午,拉萨贡嘎机场候机大厅前停车场,机场管理部动力设备管理室副经理张兵对笔者说。
  老家在四川的张兵,10岁时跟在部队服役的父亲到了青海格尔木生活,后又因父亲工作变动随其来到西藏,是个藏二代,如今主要负责贡嘎机场的电力业务。当天,笔者和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公司帮扶组的严夏军等随上门与机场签订新的供用电合同的国网拉萨供电公司营销部大客户班班长李璐,赶到这里采访了他。
  张兵介绍,贡嘎机场建有35千伏机场变电站,已经上了两期工程,分别建设一台6300千伏安的主变压器。夏秋两季是机场的用电淡季,总用电负荷在2400~2600千伏安;冬季因为要供暖,用电负荷明显增加,一般增至5000~6000千伏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目前贡嘎机场的可靠用电有保证。
  “但是,机场变电站的双回路电源都来自110千伏贡嘎变电站,一旦贡嘎变电站停电,我们只能通过自发电设备保障机场照明、信息系统等最核心设施的电力供应。如果停电一两天甚至更长时间,我们机场的运转就非常艰难了。”张兵对严夏军说,“你们做得非常细致,速度也很快,6月中旬我去现场看时,主变压器才运到,到月底整个改扩建工程就竣工啦!”
  公司帮扶组主网工程总负责人范建中告诉记者,110千伏贡嘎变电站是2000多平方公里的贡嘎县境内唯一一座110千伏变电站,承担着贡嘎国际机场、地区部队、铁路等重要客户和居民的供电任务。改扩建前,该站仅有容量分别为1.6万千瓦和1万千瓦的主变压器各一台,向机场等4座35千伏变电站和部分10千伏负荷供电。2016年,该站的最大负荷已达1.8万千瓦,预计今年最大负荷将增至2.1万千瓦,到2020年进一步增至2.9万千瓦,届时,贡嘎县规划建设的江塘、岗堆、朗杰学等3座35千伏变电站也都将上马投运。

  “其实,去年开始,贡嘎变电站的配置就已经不符合安全可靠供电的要求了。”范建中向笔者解释说,“按照可靠供电要求,双主变变电站在单台主变有检修或者故障的情况下,另一台主变需能带起区域内的所有负荷。而原有的两台主变中,单台供电都无法担负起全县负荷,关键时刻将会造成居民和大客户的停电。为此,该站改扩建被列入了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之中。”
  据介绍,该站改扩建工程总投资1126万元,包括将两台老主变全部更换为3.15万千伏安新主变,同时,更换主变35千伏侧套管到总开关柜间每根约80米长的6根电缆,更换10千伏母排及2台开关柜,新增4组电容器及开关柜等。在国网江苏电力帮扶组今年春节后正式入驻拉萨时,该工程已经启动。
   帮扶组迅速介入,组织拉萨供电公司运检部、调控中心和工程设计、监理及施工单位赴现场查勘发现:作为贡嘎县内唯一的110千伏变电站,改扩建施工必须考虑单主变运行的时间和承受力,尽最大可能缩短停电施工的时间。随后,帮扶组多方搜资,找来原设计图纸、施工报告等,多次与设计、施工单位等讨论,不断优化设计方案。以原方案换主变基础为例,撬掉原基础再浇筑保养,最少需20天,这意味着更换一台主变需1个月左右,如此长时间单主变运行,大面积停电风险大大增加!经现场勘测和多方论证后,最终确定将新主变安装在原基础上,仅此设计变更就省出了至少40天时间!
  设计优化后,新的问题出现了。由山东泰安生产的主变压器经长途跋涉运到现场,一般需10天时间。可是,3月的青藏高原暴雪连连,路面也经常结冰,经过海拔5200米的唐古拉山脉,对物资运送人员是个大挑战。到了青藏交界处的格尔木,因为变压器带油且超高超重,被检查站拦了下来,经过多方沟通协调,足足等了两周才被放行。为了应对道路拥堵,保证变压器安全,国网西藏电力协调警方支持,集合一批超限货车“结伴而行”。变压器历经周折,35天后终于到“岗”。
  “工程施工中,我们业主项目部与施工、监理单位会商,优化施工方案,将更换开关柜体及其设备改为只换设备,每台柜的更换时间由至少3天缩短至1天。”范建中说,“此外,我们将施工人员分为3组同时作业,停电施工期间,更是将作业时间由早上9点半提前至8点,中午不休息,晚上收工由18点半推迟至22点。帮扶组人员也盯在现场,随时协调解决施工中出现的问题。”
  付出终有回报。6月19日,该站2号主变成功送电;6月28日,1号主变竣工投运。这是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国网江苏电力帮扶组在西藏成功完成的首个主网工程,打赢了帮扶第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