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我们来了!”——公司对口援藏采访札记(见闻)之一

发布日期: 2017-08-31

 

  雪域高原西藏,对生长于江南水乡、年过半百的笔者来说,是一个既神秘又神圣的地方。
  7月13日一早,作为公司对口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采访小组的领队,笔者与来自凤凰网江苏频道和江苏淮安电视台的记者及公司系统部分新闻工作者共9人在南京禄口机场汇合后,一起乘坐西藏航空TV9842次航班飞赴拉萨。
   一直以来,对于赴西藏,笔者既充满期待,更有些忐忑。期待,源于对雪域高原壮美景色的向往和切身感受西藏独特文化的愿望;忐忑,源于对自己是否会有高原反应的担心。此前,笔者在与到过西藏的朋友交谈中,得知多数人有高原反应,有的还相当严重,即使吸了氧,还常常难以入睡。
  于是,笔者听朋友意见想走铁路从青海入藏,以逐渐适应高原环境。遗憾的是,一查方知,盛夏时节,西藏空气含氧量最高,且温度适宜,是旅游旺季,青海往西藏的火车一票难求。因此,笔者一行只得坐飞机赴藏。由于目的地在拉萨,加之采访小组内年轻人多,大家有着赶快到现场工作的愿望,于是放弃了先飞海拔约2800米的林芝作短暂休整后再赴拉萨的方案,决定直接飞赴目的地。
   当天中午12点35分,飞机在西宁曹家堡机场作短暂停留。笔者走下飞机来到候机大厅后发现,头微微有点发胀,以为是前一晚休息得不太好的原因。采访小组中年龄仅小笔者一岁、具体负责影像工作的付旭峰提醒道:“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2000米,之前我带队来采访江苏省送变电公司参与的青藏联网工程施工时,有人就有比较严重的头疼现象。你的头胀应该就是高原反应。”这是笔者平生第一次到高海拔地区,这样的反应让笔者有些意外,也加重了对此次西藏之行能否完成任务的担心。
  1个多小时后,飞机从曹家堡起飞,继续飞向拉萨贡嘎机场。一路上,笔者不再多想,干脆闭目养神。迷迷糊糊中,广播中传来“收起小桌板、调直坐椅靠背”的声音,笔者睁开眼睛,觉得并无不适,于是看向飞机舷窗外,发现大多数高山上并无植被,崇山峻岭间隐约有一条河流通向远方……
  不多会儿,慢慢降高后在两座山峰中间的上空穿行的飞机调转航向,进入了一片开阔地。笔者判断应该要落地了!或许是休息了一阵的原因,此时笔者的头胀已然消失,内心十分轻松。


   16点03分,飞机平稳地降落贡嘎机场。舷窗外,湛蓝的天空中透亮、纯净。坐在舷窗边的笔者立即隔窗摄下了这一美景,并发在了朋友圈。尽管隔着几层玻璃,高原的天清气朗并未展示得淋漓尽致,但很快引发了朋友们关注,不到10分钟,就收获了50多个点赞。
  “拉萨,我们来了!”笔者在心里默默感叹道。
  因为行李随身携带,笔者率先出了机场大厅,发现腿脚有些发飘,稍稍定神后,即联系前来接机的南京供电公司远能送变电分公司副总经理、在国网江苏电力支援拉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专项帮扶组负责综合事务工作的严夏军。严夏军要笔者转告大家,不要着急,动作尽量慢些,否则会加重高原反应。
   取完行李后,大家在机场门口会合,坐上了严夏军带来的考斯特汽车。他告诉大家,到拉萨市内住宿地需1小时车程,并说了开始两天不要洗澡、动作要小等注意事项。
  这时,笔者发现车上除了采访组成员外,还有两位同志,一问才知,两位均来自南京供电公司远能送变电分公司,是作为短期帮扶人员到拉萨支援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建设的。
  严夏军介绍,坐在笔者旁边的叫吕文斌,是远能送变电线路四班班长,今年已经49岁。“这边的工程任务重、时间紧,因此,公司的迎峰度夏工程一忙完,我就赶来拉萨了。” 吕文斌说。
   “为了确保按期完成这次农网升级改造帮扶任务,除了我们专项帮扶组的10人外,江苏省公司系统具体承担主网和配网工程的市公司,都加派了临时帮扶人员,负责单体项目建设。”严夏军说。
  “现在的临时帮扶人员有多少?”笔者问。
  “有关市公司加上省公司物资部调集的人员,一共有50人左右。”严夏军回答道。
   原来,国网江苏电力有这么多人来到拉萨,支援其推进实施新一轮农网升级改造工程,比笔者出发前了解到的专项帮扶组人员数多出了四五倍!